警惕!抖音上的小額騙局

警惕!抖音上的小額騙局
2022年08月27日 07:00 市場資訊

被各種商家營銷套路侵害權益?買到的商品出故障投訴無門? 黑貓投訴平臺全天候幫您解決消費難題【消費遇糾紛,就上黑貓投訴】

  原標題 警惕!抖音上的小額騙局

  來源 YOUNG財經 漾財經

  

  抖音平臺上不良商家投放‘純傭金帶貨’廣告,誘使小商戶交錢拍視頻卻并無產生實際效果,帶貨和流量微弱;而受害者討要退款無果,遭遇合同文字游戲。黑貓投訴【投訴入口】平臺上有一千多條相關‘抖音、視頻、騙局’的投訴,本想借流量紅利賣出商品的小販,卻又面臨被帶貨服務商的套路,陷入兩難境地。面對小額騙局,抖音該如何治理?

  作者 樊博

  微信servantfehn

  編輯 王煒 

  微信 littlebylittle2022 

  看著一箱一箱堆在倉庫的酸梅汁固體飲料,陸生(化名)有些發愁。原本在他的計劃中,眼前的這批貨應該賣出大半甚至早已售罄,但實際卻是一包酸梅汁都沒有賣出去。

  酸梅汁的銷售時間主要集中在夏天,商品積壓在倉庫一天,就錯過一天的最佳售賣時間。這批楊梅汁價值超過12萬,將于明年七八月份過保質期,此外還有大量的半成品酸梅料放在冰庫。最壞的情況下,陸生將會直接虧損數十萬。

  陸生是一家酸梅汁廠的老板,從業多年的他以往都是通過線下展會,將酸梅湯直接銷售給餐飲企業。但由于特殊情況,展會取消、飯店停業,今年上半年陸生的酸梅湯銷量只有往年的20%。

  他將在抖音看到的一則帶貨廣告視為救命稻草,卻沒想到成了海市蜃樓,讓他原本就困難的經營雪上加霜。

  純傭金帶貨的坑

  今年6月,陸生在抖音看到一條‘純傭金帶貨’廣告的視頻內容。

  在視頻中,高亢的男高音介紹稱‘想直播帶貨又擔心風險,害怕主播沒經驗,看看這里,我們有11萬7千位直播達人純傭直播帶貨,不需要坑位費、一條龍服務,不管什么產品,我們都能幫您打造爆款’。

  陸生怦然心動。他認為這是個機會,今時今日‘似乎只有直播短視頻帶貨還能有些銷量’,他此前從未有過電商經驗。

  這條視頻指向了一個信息收集鏈接,陸生點進去填入了他的聯系方式,業務員沒多久就聯系了他。

  在電話里陸生跟對方強調不想付坑位費,因為風險太大。而對方則保證不收坑位費,要求陸生將樣品寄到他們公司。

  到了這一步,一切仍是正常的帶貨流程。

  在收到樣品后,帶貨公司的工作人員對陸生的酸梅汁產品一頓夸贊,稱樣品非常好,從包裝到品質都非常有賣點,他們認為可以合作。帶貨公司的工作人員再次宣稱帶貨之前什么費用都不收,帶貨的傭金也僅為10%。

  接連的利好消息,讓陸生決定跟對方簽訂合同。直到簽訂合同時,對方又轉口稱要收取1萬元的短視頻拍攝費用。

  這突然的變化讓陸生警覺起來,‘帶貨能不能帶出來另說,先把費用收了,風險多大啊’。

  帶貨公司的業務人員再次用優惠的條件打消了陸生的疑慮,提出若是達不到銷售目標,則將這1萬元退還給陸生。

  兩棵樹的業務人員與陸生對話記錄顯示:如果達不到業績就把‘所有費用你所有交給我費用都退給你’ 

  直到簽合同前,陸生才知道帶貨公司的全名,江蘇兩棵樹XXXX有限公司。他告訴YOUNG財經,他在網上查詢了這家公司的信息,包括注冊資本1000萬,法人為董XX,且目前為存續狀態。

  陸生這才放心地與兩棵樹簽訂了合同。

  合同約定,在陸生交完1萬元后,兩棵樹將為陸生的產品拍攝100條原創短視頻,配相應帶貨達人帶貨,傭金為10%;此外,兩棵樹還贈送陸生6場直播帶貨。

  這是一份顆粒度非常細致的合同。

  兩棵樹與陸生簽訂的《短視頻拍攝抖音推廣協議》,由陸生向YOUNG財經提供

  在合同的第一條合作內容中,有這樣擬定的條款:

  1.6 乙方承諾自短視頻發布之日起,每月帶貨銷量不低于4500單,實際單量不含退換貨訂單,如每月帶貨銷量低于4500單(包含4500單),則不收甲方帶貨傭金。每月月底統計,如乙方已經收取的傭金,需當月退還,若每月帶貨銷量高于4500單(不含4500單),則傭金全部按照10%收取。

  緊接著,是第七條:

  1.7 如乙方未達成前述約定,應在7個工作日之內退還甲方前期拍攝費用10000元。

  陷阱在此時就已布下,上述條款中的‘未達成前述約定’,為甲乙雙方留下了產生歧義的足夠空間。

  他們對此有不同的理解,陸生認為這與工作人員對其做出的承諾不同,工作人員承諾銷量未完成,則退還拍攝費用;而乙方兩棵樹認為,合同里的這個約定內容是‘銷量未完成不收取傭金’以及‘已收取的傭金,需當月退還’,如果未達成前述約定,即‘銷量未完成則收取傭金并未退還’,才屬于違約,兩棵樹才能退還拍攝費用。

  繳費之后大約過了20天,兩棵樹拍好了視頻讓陸生審核。交付的視頻約有100條,陸生并未細數,他對品質有些不滿‘因為一些細節讓他們返工了,但是他們沒有好好落實,關鍵考慮到,他們說他們是專業的,如果能帶出貨,視頻就算質量差點也無所謂了’,隨后兩棵樹將這些視頻分發出去。

  陸生對YOUNG財經表示,這時候他開始感到事情不對勁了:分發視頻的達人,都是些普通的賬號,賬號的內容幾乎全是帶貨視頻。帶貨視頻也大多雷同,只是文案配音有些許差別。

  為陸生分發商品視頻的抖音賬號基本都是這種畫風

  YOUNG財經查看為陸生產品分發視頻的抖音賬號,發現這些賬號多為中年女性的個人號,賬號內容幾乎全是帶貨視頻,視頻點贊量多為個位數,多的也只有幾十個。她們的櫥窗里,通常有多達上百件、來自不同商家的不同產品,總銷量從零到幾百件不等。

  100條視頻發完后,沒有任何反響。

  按照兩棵樹的約定,如果想要收到傭金,則一個月得達到4500單的銷量才行,平均一天要賣出150單,但陸生的酸梅汁在抖音一單銷量都沒有。原本約定的直播帶貨,也沒有下文。

  陸生意識到自己被騙了。

  同樣遭遇也發生在北京小商人陳川(化名)身上。他與陸生不同的是,本身就在亞馬遜平臺上販賣小百貨商品。

  五月他看到‘純傭金帶貨’的廣告。在國內直播電商如火如荼的大背景下,他自然明白流量和帶貨的重要性。于是他在純傭金帶貨的廣告后的收集頁面中,留下了自己的聯系方式。

  與陸生一樣,他接到了大量的帶貨公司電話,最終他選定了兩家公司,前述兩棵樹也在其中,另一家是徐州迪希xxxx有限公司。

  兩家公司都宣稱自己為純傭金帶貨、為陳川拍攝帶貨短視頻,然后將視頻分發給達人,在達人櫥窗掛1年。

  兩棵樹與陳川簽訂的服務合同

  兩棵樹在合同中約定,陳川向兩棵樹支付費用4400元,兩棵樹為陳川拍攝50條短視頻,提供8場直播帶貨,傭金為10%,陳川沒有在合同中要求保底。

  陳川感覺到被騙,是因為他發現:兩棵樹為他拍攝的50個視頻場景大多雷同、視頻粗制濫造,甚至聲音與畫面無法同步,‘文案和畫面內容完全對不上’。

  陳川與迪希公司簽訂的《帶貨聯盟合作協議》,圖由陳川提供

  與迪希的合作,陳川以1000單銷量為基準簽訂了保底協議。

  陳川向YOUNG財經提供了一份《帶貨聯盟合作協議》,六頁合同,條款繁多細致。

  在合作費用這一條下,規定:

 ?。?)雙方協商帶貨傭金13%,由抖音帶貨聯盟設置及結算,退貨退款商品不結算傭金;

  (2)除上述帶貨傭金以外,本合同其它服務內容總價款¥柒仟貳佰貳拾伍元,合同簽訂當日甲方需支付給乙方。

  在合作內容中約定,迪希為陳川拍攝100條短視頻,并分發至100個達人賬號進行短視頻帶貨,還贈送6場直播帶貨。

  同樣的,迪希在合同中也為陳川吃了一顆定心丸:

  (7)自視頻發布日起第二個月帶貨銷量不低于1000單(實際單量且不含退換貨訂單),如實際單量低于1000單則不收取甲方帶貨傭金。(此條如果未完成應在7個工作日內賠付甲方7225元)如高于1000單則正常收取甲方13%傭金。

  兩棵樹的確幫陳川做了幾場直播帶貨,與短視頻帶貨的結果一樣:銷量為0。

  迪希也為陳川做了幾場直播帶貨,由于直播的主播并無帶貨能力,直播帶貨僅售出幾單,跟幾個月的短視頻推廣銷量一樣。

  陳川試圖與迪希方溝通賠償。

  他發現合約中規定:‘如當月低于1000單則不收取甲方帶貨傭金,否則在7日內賠付甲方的7225元’,便以未達到1000單銷量為由要求迪希賠償。迪希售后表示并未構成賠償條件,因為雖然帶貨未達到1000單銷量,但‘沒有收取您的傭金呀’。

  迪希在此使用的是跟兩棵樹同樣的文字游戲:

  ‘此條如果未完成’則賠付甲方7225元,指的并非‘帶貨實際單量低于1000單’,而是‘帶貨實際單量低于1000單卻收取了甲方帶貨傭金’。

  直播帶貨界的兼職打字騙局

  被套路之后,陳川試圖找尋這些純傭金帶貨公司的聯系。

  他發現,雖然與他簽約的是兩家公司,但兩者有著密切的聯系。兩棵樹公司在簽訂合同后 ,與陳川對接的的售后工作人員,屬于禾邦信息咨詢中心(徐州經濟技術開發區禾邦信息咨詢中心),而迪希為陳川安排的一場直播帶貨賬號,屬于禾邦信息咨詢中心。

  三家公司同屬徐州,陳川懷疑他們背后有一個大的團隊。

  這個懷疑得到了陸生的支持。陸生在自覺受騙后,開始在網上尋找受害者。他與幾位受害者建立了聯系,其中一位與江蘇鑫宇晟xxxx有限公司簽訂了合作,該公司是兩棵樹的關聯公司,同有一位股東。

  此外,兩棵樹公司,稱自己為矩陣帶貨,使用矩陣帶貨為名義的的公司還包括徐州白速盈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兩者工作人員使用的商標一致。

  這五家公司的共同特點是,都是注冊在徐州的公司。

  抖音上投放純傭金帶貨廣告的視頻內容 圖自抖音截圖

  為了解純傭金帶貨的套路,YOUNG財經在抖音的幾個純傭金帶貨廣告中留下了聯系方式,最終有三家公司聯系作者,其中一家為常州合為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其合同封面,也是矩陣帶貨,與兩棵樹相同。

  合為文化的員工以‘抖音帶貨招商部’自稱,在YOUNG財經將桌上的杯子拍照發給對方后,對方對該普通的過濾茶杯不吝夸獎,與陳川、陸生的經歷一致。

  以常州合為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為關鍵詞,在黑貓投訴搜索,可以搜到一位受害者的投訴,根據投訴者公布的聊天記錄,他在合為文化沒有達到銷售量要求退款時,得到的回復與陳川從迪希的回復一致,‘沒有收取您任何費用’。

  在黑貓投訴上,以‘抖音帶貨、騙局’為關鍵詞,可搜索到37671條投訴信息;其中以設計‘視頻帶貨騙局’的投訴,約1481條,時間從2020年開始至今。套路沒變,改變的只是在抖音投放廣告的公司名稱。

  平臺上對兩棵樹公司的第一例投訴發生在2022年4月,投訴對象是抖音。用戶質問抖音,投放廣告是否不審核?并稱抖音曾告訴他定位不到廣告。

  在這則投訴后,陸續有十幾個關于兩棵樹公司的投訴,陸生看到兩棵樹相關的廣告的時間是6月,這表明兩個多月的時間里,抖音都沒有解決這個問題。

  小額‘詐騙’由誰負責?

  如同兼職打字一樣,類似的騙局難以根治。甚至在上述案例的責任認定方面,也有不同的看法。

  以陸生為例,陸生得到的工作人員事先承諾與合同所列不一致,因此他認為對方違約。德恒上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高亞平認為,合同第9.1條約定:

  該合同取代雙方之間任何在先的口頭、微信和書面的建議、協商、陳述、承諾、書面文件或其他一切信息。

  這條約定已經取代業務員的口頭推銷和承諾內容,具體應以該合同約定的內容為準。高亞平認為商戶作為理性獨立的商事主體,負有自行審查合同內容的義務。

  對于陸生已經支付的費用1萬元,高亞平認為根據合同約定,商戶支付的1萬元定性為‘總拍攝費用’,按照合同條款解讀,并不能構成商戶已支付的‘傭金’,因而按合同約定,兩棵樹無退還總拍攝費用的義務。

  她認為兩棵樹的合同尚不能構成‘重大誤解’或‘以欺詐手段,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的情形,她判斷主張撤銷合同或認定合同無效存在較大難度。

  北京威諾律師事務所主任楊兆全則認為該類合同是典型的一方以欺詐手段,使對方陷入錯誤理解進而簽署的合同,屬于可撤銷合同。

  合同的一方可以在知道或應當知道受欺詐之日起,一年內向法院申請撤銷該合同,若該合同最終被法院予以撤銷,則該合同自始無效,沒有法律約束力,帶貨公司應當返還全部拍攝費,并賠償損失。

  陸川與兩棵樹合同第九條條款截圖 

  而對于合同第9.1條(見上圖),他認為屬于格式條款,可以主張無效。

  帶貨服務商打的廣告是虛假廣告嗎?

  兩位律師的看法也不同。

  高亞平告訴YOUNG財經,上述案例并不能算虛假廣告。因為根據《廣告法》的規定,廣告以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內容欺騙、誤導消費者的,構成虛假廣告。上述案例中的廣告,主要功能定位在于引流,內容主要是宣傳純傭帶貨的具體服務內容,本身并無虛假或誤導成分。

  楊兆全律師則認為這就是虛假廣告。

  他為YOUNG財經解釋,根據《廣告法》,廣告里所宣稱的服務性能、質量等承諾與實際情況不符的,對購買行為有實質性影響;或虛構服務效果等存在其他虛假或者引人誤解內容的,屬于‘虛假廣告’。

  在陸生和陳川所看到的視頻廣告內容中,的確出現了‘不管什么產品,我們都能幫您打造爆款’此類表述。廣告里承諾打造爆款,實際卻一單未銷,甲方難以擺脫‘虛假廣告’的嫌疑。

  抖音能做什么

  在黑貓投訴平臺上涉及抖音視頻騙局的一千多條投訴中,多數受害者是在抖音看到與帶貨相關的廣告才被套路的。

  這些套路圍繞抖音帶貨展開,一種以純傭金帶貨為噱頭,邀請小企業主來直播帶貨行業分一杯羹,許以極低的傭金比,通常為10%左右。直到簽訂合同前,才會以視頻拍攝費,保證金等由頭,向企業主收取一筆費用。

  在合同簽訂前,帶貨服務商還會做出保底承諾,卻又在合同中用文字游戲規避責任。配合這些純傭金帶貨公司的進行套路的,還有一大批粉絲在一萬左右的個人賬號,這些賬號有帶貨公司購買的,也有中年女性仍在運營的。

  這些賬號的共同特點是,會在某個時間開始,陸續發布與本賬號毫無關聯的帶貨視頻。

  第二種則是這個騙局的另一面,宣稱‘無需貨源也能直播帶貨’,只需要擁有一個抖音賬號,帶貨公司會提供視頻,并且對接貨源。受害者則需要繳納一筆課程費,或是保證金。

  這表明不斷有受害者在抖音看到廣告后被騙。

  此外,從陳川提供給YOUNG財經的后臺信息可知,還不斷有人在抖音商戶后臺留言,宣稱能提供‘純傭金帶貨’服務。

  對于這些致人上當的廣告抖音并非沒有采取措施。

  從事廣告投放的周明(化名)對YOUNG財經介紹,抖音對廣告主的資質審核屬于事前審核。不過抖音對廣告主的資格審核日漸嚴格,大概從2021年第三季度開始,只有上市公司才能針對‘短視頻培訓’和‘直播培訓’新增投放主體。

  而上述掛羊頭賣狗肉的企業,在抖音投放無傭金廣告,只能通過有資質的廣告主賬號上投放廣告,在業內這種方式被稱為‘套戶’。

  這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廣告投放的門檻。但周明認為抖音難以治理這類打擦邊球的廣告,因為抖音的審核機制的特性。

  抖音對廣告的審核主要有三道工序:機器審核違禁詞、人工審核過度承諾,再隨機人工抽檢。

  三道審核工序都無法判定這些掛羊頭賣狗肉的廣告違規,他認為‘有三道審核工序還是有漏網之魚,有些可能是無意被漏的,有些可能是故意被漏掉的’。

  但對于受害者來說,在法律意識缺失的情況下,難免被這類廣告欺騙。

  從法律意義上來說,抖音對這些廣告造成的用戶損失,或許并沒有相關責任。高亞平認為,基于廣告本身不構成虛假廣告,在無證據證明抖音平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用戶利用其服務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情形下,對此不直接負有平臺責任。

  周明稱,對于抖音來說,治理這類廣告費時費力,亦會損害其經濟利益。但對于這類廣告的治理,只能由抖音牽頭。

  陸生和陳川集合了數十位同樣遭遇的伙伴,他們告訴YOUNG財經,被純傭金帶貨廣告忽悠最多的金額達到7萬元,但經過交涉之后,服務商退還了一部分金額,因為‘騙取款額達20000元以上的,則涉嫌成立合同詐騙罪,將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陸生已無精力為1萬元聘請律師起訴,陳川則邀請了數位受害人準備集體訴訟同一名服務商。貨沒賣出去,反而賠了一筆不大不小的錢,小商販把希望寄托在抖音的治理上。

  人們期待抖音能更多承擔廣告審核方面的責任,讓抖音推送以純傭金抖音帶貨為噱頭的涉嫌虛假宣傳廣告的現象不再發生。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蔣曉桐

人氣榜
跟牛人買牛股 入群討論
今日熱度
問股榜
立即問股
今日診股
產品入口: 新浪財經APP-股票-免費問股
產品入口: 新浪財經APP-股票-免費問股
產品入口: 新浪財經APP-股票-免費問股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8-31 嘉華股份 603182 --
  • 08-30 歐晶科技 001269 --
  • 08-30 嘉曼服飾 301276 --
  • 08-30 勝通能源 001331 26.78
  • 08-29 榮信文化 301231 25.49
  • 產品入口: 新浪財經APP-股票-免費問股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亚洲区日韩精品中文字幕_5060国产午夜无码专区_中文国产精品久久久久_韩国18禁漫画免费观看